烛龙的眼睛——龙生九子 - 唐砖

烛龙的眼睛——龙生九子

神是冷漠的,神也是高高在上的,他们看似拥有一切,却从来不曾真正拥有过任何东西,所以,在他们无尽的岁月里总是在思考得失,没有一刻停息过……他们有时候会羡慕渺小的人类,从而主动融入到人类的社会里,企图寻找一些天界没有的东西……不过,他们从来没有什么好下场,因为别的神会嫉妒…… 魔是任性的,魔是没有情感的,唯一能打动他们的就是没有止境的力量获取……但是情感这东西就像瘟疫一样的会蔓延……所以魔也不例外……一旦被感情的瘟疫感染之后……魔就变成了天上地下最可笑的一个笑话…… 云烨对自己现在这种活死人的状态非常的满意,不一定要去追求什么更高层的世界,只要活得舒坦,活的自在那里就是自己的极乐天。 因为满意自己的处境,所以他在看到流光溢彩的十大洞天,仙气缭绕的三十六个小洞天,以及翠嶂叠烟的七十二福地的时候,除了想去旅游一下之外,完全没有其它的想法,不像李二夫妇贪婪的几乎要流口水了…… “云烨,寿命长而有尽,肉身有而无涯。你非人,非鬼,非神,面对仰之弥高的神灵,触手可及的仙界,难道就生不出一点吗?” 一个金冠的王站在半空,循循善诱的问云烨。 听到这种语气,云烨立刻就警惕起来,很早很早以前,想拖自己去做传销的朋友就是这幅语气,很早以前,长孙想要自己手里的财宝的时候也是这副语气,就在不久以前。那日暮想钻进自己怀里贴身享受温暖的时候更是这样的语气,更不要说旺财想要最后一束青草的时候,语气比金冠的王说的更加动听。 云烨身为一个聪明人,一个积年老鬼,很清楚只要有人用这样的语气和他说话,多半都想从他手里拿走点什么。上这样的当太多了,警惕这种本能已经和他的血脉联系在一起。 激灵灵打了一个冷颤,眼前的幻像顿时就烟消云散了,一个只有五六岁小孩子大小的家伙正在弹奏着一种古怪的琴,白色的音波就像渔网一样将自己和长孙,李二笼罩在里面,李二正在闭目沉思,一脸的痛苦像,长孙面目温柔。嘴里还轻轻地哼着儿歌…… 云烨发现这家伙自己好像认识,以前自己没事干就会拉两下胡琴散心,如今看到胡琴脑袋上的家伙,多少有些激动,比量了一下身形的大小,然后他就勇猛的扑了上去…… 龙性本淫,听说只要是生物他就不肯放过,和牛交时生麒麟、和猪交时生象。又有龙生九子。都不像龙的说法。 云烨面前不过是龙最无害的一个儿子----囚牛而已。 李二双目睁开,亮的如同两颗太阳。看的出来他非常的愤怒。手一张就把正在地上相互厮打的一大一小握在手心,云烨自然被扔了出去,然后他就看见蓝色的雷电在囚牛白嫩的身体上乱窜,那个长着龙头端着一对大鼻孔长着一个小孩身躯的家伙立刻就惨叫起来。 他叫唤的声音大极了,周围大大小小的石头在一瞬间就爆裂开来,黑灰色的石粉被长孙挥挥袖子就扇到了远处。长孙也非常的愤怒。一个不小心掉进了囚牛的陷阱里,让她思想起自己刚刚生下承乾的模样,这对她是一种极大地伤害。 “这是一只囚牛幼崽,心底无邪所以最能以五音魅惑人,如果是成年囚牛。反倒没有这样的能力。” 对于长孙苍白无力的解释,云烨聪明的选择了相信,并且深以为然的点点头。 “我说的是真的!成年囚牛陛下只要探出一根手指就能杀死!”只要看看云烨的眼睛,她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干脆就补充了一句。 李二怒笑道:“怪不得我们找不到稷山的所在,有囚牛,必定就会有霸下,它驮着稷山到处走,我们如何能在广袤的极北之地找到他。 不过现在没关系了,有了囚牛,总会找到霸下的。” 快被李二电焦的囚牛立刻出声道:“我帮你们找稷山,不要杀我,我帮你们找。” 看着毫无气节的囚牛,云烨吧嗒一下嘴巴对李二道:“这家伙要是胡说八道害我们……” 囚牛立刻嚎叫起来伸出短短的小手捶着胸口道:“我一定帮你们找到稷山,找到霸下,你莫要害我!” 李二冷冷的看了一眼囚牛道:“它如果敢说假话,朕会抽出它的生魂放置在铁砧上每日敲打五百锤!” 垂头丧气的囚牛指指左前方,李二当先迈步转瞬间就变成了一个小黑点,长孙牵着云烨的手飞了起来紧紧追随。 “娘娘,囚牛是个没有害处的小东西,如果您和陛下不太喜欢的话,等找到稷山之后您就把他送给我如何,我喜欢听它演奏的音乐。” 长孙笑道:“说起来囚牛还是你抓住的,如果喜欢送给你也无妨,只是你能降得住它吗?他的性子最是烂漫,也就是说最是调皮多变,如同曲调一样千变万化,你等着受罪吧。” 云烨笑道:“没有这样的心性,如何操控变化多端的音律,你和陛下故去百十年之后,咱们大唐出现了一位人物叫做李龟年。 作了一首《渭川曲》绝妙至极,我听他亲自演绎不下十次,可惜没几十年他就死了,《渭川曲》也就成了绝唱,那个人的性子就很古怪,看到竹林里的落叶都会潸然泪下,很敏感!” 一只三四米长,长着獠牙的旱龟扛着一座迷你的小山在平原上游荡,这就是云烨眼睛里的霸下和稷山…… 云烨觉得自己用铁锹就能把这座山挖空,但是看到李二一脸凝重的样子,就知道事情绝对不简单。 “放下囚牛,然后滚!” 霸下果然霸道。 一条棍子出现在李二的手里,他单手执棍,巨大的棍子悄无声息的向霸下的脑袋砸下去,霸下并不躲避,只是瞅着棍子往下砸,云烨亲眼看见李二的棍子在逐渐变小,到了最后仿佛消失了一般。 他还看见霸下张嘴吐了一口气,面色凝重的长孙用羽翼护住云烨,闭上眼睛的云烨似乎感到天塌了…… 一声熟悉的龙吟宛若平地惊雷,李二的声音如同惊雷一般从他的头顶滚过:“你这玷污了龙族血脉的杂种,在朕的面前还敢耀武扬威?给朕跪下!” 云烨听到长孙羽翼被外面的东西敲得砰砰砰作响,知道外面打的非常的激烈,为了自己小命着想,他不想探出头去看外面到底怎么样了。 突然觉得长孙羽翼下的空间有点挤,低头一看,发现焦黑的囚牛不知怎么的也挤进来了,从他遍体的凌伤能看出来外面的战斗时如何的激烈。 “霸下打不过黄金龙……”囚牛小心的对云烨道:“这是血脉的问题,黄金龙天生就能压制霸下,霸下很早以前就在和龙作战,想要洗涮自己血脉上的屈辱,可是每一次都被人家打败,这一次也不例外。” 云烨笑道:“我听说烛龙住在稷山上,他为什么不出来帮霸下?” “烛龙睡着了,从地狱的天色变暗的那一天起,烛龙就闭上了眼睛,告诉我们等他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就会成为地狱最至高无上的存在。现在看来黄金龙不同意?” 囚牛很八卦的和云烨探讨起当下的局势来。 “烛龙注定要失败的,即便是他的身体很大,他还是会失败的,现在不光是黄金龙不喜欢他,护佑我们的这只五彩凤凰也不喜欢他。 烛龙如果不乖乖的睁开眼睛照亮地狱,黄金龙和五彩凤凰就会用铁链子捆住他,然后用铁棒撑起他的眼皮,他不当一个烛台都不成。” 闲着也是闲着,他准备蒸一锅米饭,天知道李二是什么心理,每次大战之后都会吃满满一锅饭,这点能量对他来说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可他就是喜欢,还非常的执着。 长孙的羽翼空间非常的奇妙,云烨想要火,一团火就凭空出现,云烨从包袱里取出一个不大的锅加米加水,开始蒸饭…… “这是水啊!”囚牛羡慕的看着云烨手里的水壶。对大米似乎并不感兴趣。 云烨大度的给囚牛倒了一杯水,囚牛端起杯子,嗅了一下,杯子里的水立刻就空了。 “很早以前这里有很多的水,虽然都是冰,只要用火融化,就能得到水,后来,烛龙说水不多了,不能再糟蹋了,所以他就把冰变成了雪,全部吸到肚子里去了,因为没有水,睚眦,嘲风,蒲牢,狻猊他们都离开了,我没有用处,所以没人带我走,只有霸下收留我,他必须帮着烛龙背着稷山行走,只有这样烛龙才会每隔一段时间喷出一些水汽……我们就靠这些水活着。” 云烨皱眉道:“神兽也会需要水?” “龙,离不开水,虽然他可以很久不喝水,但是离不开水,我们是半龙,同样如此!”(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