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节骂大街 - 唐砖

第二十一节骂大街

云家的大祭祀引起全长安的关注,现在人们只要一抬头,看见天边那颗带着尾巴的大星星就会和云家的祭祀联系在一起,就算是有人这颗星星不吉利,也很快的被其他人的唾沫所淹没。 祖宗没得选,是个人都知道这个道理,这颗星星就算是倒霉了一点,也是人家的祖宗,虎毒还不食子呢,你家祖宗是羊,不害人,所以就需要恭敬,人家祖宗是老虎,喜欢吃人,难道虎娃子就不能拜祭祖宗了? 长安城最声名狼藉的恶棍,在临刑前想要拜祭祖宗,官家都会同意,给些香烛纸钱,在空地上烧了,给祖宗敬点孝心,然后被侩子一刀把脑袋剁下来当球踢,这是两回事,随便拿人家祖宗事,非人哉! 腐儒们很想拿这颗星星恶心一下皇后,现在不能了,一旦了,就是云家的死敌,天意对皇家很有效,但是对一位国侯,基无效,你这颗星星主后宫祸乱,云烨能当着武百官的面撕烂你的嘴,云家祖师是女子,这是非常恶毒的诅咒。 顺理成章的事情现在忽然有了阻碍,就像溪流中间突然出现了一块大石头,水流不畅,感到别扭的人就想把这块石头搬走,认为云家供奉邪星,人也是邪恶的,有悖于伦理纲常,国家需要出整治,一旦这颗星星祸害人间了,到时候就晚了。 这是令狐德棻的原话,并且通过一些不为人知的渠道传到了云烨的耳朵里,正在家中祭祖师,兼养病的云烨立刻就上了一道奏折,李二看都没看就让让秘书监臣当场念了出来,他很想知道云烨怎么解释。 “臣尝闻世上有乌鸦反哺。羔羊跪ru以求报先祖之恩者,从未听有人嫌弃先祖,摈弃先祖以求自身正者。 德棻先生是周臣,少年之时就以聪慧名扬官城,祖父令狐整为北周大将军,父亲令狐熙在北周位至吏部中大夫、仪同大将军,“善骑she,解音律,涉群书。尤明<三礼>”。德棻才华出众,博涉史,早年就有名。不想五岁丧母,十岁即丧父,由其祖父令狐整抚养长大。未料想,人未成年而祖父亡,一十五年,克死父,母,祖父,诺大一个家业顷刻星散。实乃不祥之人。 年长之后入仕,不及两年,北周亡,随即入仕前隋。官至药城长,隋亡,纵观德棻一生,命运颠沛流离。堪称人间不祥之人,缘何至今依然立于朝纲之上? 作《周书》而道尽天命之道。德棻所主《周书》则天命人事并举。如认为魏“水历将终”,北周代魏是以木代水,天命所归,不是人力可以左右的。 “大宝”不可以“力征”,“神物”不可以“求得”。宇泰来“田无一成,众无一旅”,但能成功,就因为“属兴能之时,应启圣之运”,天命系于此人也, “非夫雄略冠时,英姿不世,天与神授,纬武经者,孰能与于此乎”。 煌煌之言犹在正聋发聩,缘何不自省己身?不祥之人立于朝堂,以致砖瓦跌落有破面流血之灾,秋叶扫面有头童齿豁之难,六十一年,坎坷遭逢犹不自省,如此祟人尚要指责他人先祖为不祥,何哉?“ 令狐一门多为二臣,因德棻之故堂而皇之的列于世家史册,虽为德棻先生自撰,附述德棻父令狐熙、叔祖令狐休等,炫耀令狐家族官爵、门第,被世人耻笑而不知羞。 云氏不才,先祖虽为小民,恶权贵而满门罹难,不器自入仕,我朝祥瑞不断,如今土豆之实满坑满谷,玉米之苗荒山染翠,草原而颉利降,至大海而海波宁,东克高丽坚城,南擒祸国凶顽,不器以为,可以书祥瑞之名于额头,刻吉祥之书于后背,君观之如何? 家师祖发现煌煌之星于宇宙,洞微察矩,驭神算而测无常,得知此星七十六年往返一次,遂以家师祖之名记之,有何不可? 呶呶之犬吠于街市,竟命人传语为书在前,胁迫国侯在后,不器曰,喏,你是什么东西!“ 秘书监丞面无表情的念完,朝堂立刻就开锅了,令狐德棻大声的叫嚣:“竖子,竖子,断不与你干休。” 房玄龄正要出班弹劾云烨,不想秘书监丞又拿出一张纸继续念道:“德棻先生,知道你要骂我,没关系,这篇章我已经刻印了三万张,在长安散发了五千份,您下朝之后就会看到,家仆带着另外五千份了洛阳,剩下的两万份随着商队将会出现在晋阳,扬州,涿州,如果先生觉得不尽兴,云家薄有家资,再印些就是,争取让长安百姓人一份如何?” 令狐德棻只觉得双耳似乎有黄钟大吕在鸣响,身边的房玄龄,杜如晦,魏征似乎离自己很远,胸口一阵阵的发烫,嗓子眼发甜,张张嘴想要话,却一句都不出来。 魏征想要搀扶摇摇yu坠的令狐德棻,却看见他的眼神呆滞,嘴角有鲜血流出来。啊啊的叫了一声之后,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鲜血沾满了魏征的袍服,这让他的心中一阵阵的发冷,以前云烨和人争斗,自己都是站在局外人的立场上看热闹,只觉得没有什么,现在眼睁睁的看着好友,被云烨一纸檄骂的如此之惨,不由得他不心惊。 “御医,御医!”孔颖达大声的喊着御医,也吧吃惊的李二从震惊中唤醒,连忙吩咐内侍找御医给令狐德棻看看,现在老先生一直在吐血,想活着很难。 李二惊讶地看到孙思邈提着药箱从大殿外面走了进来,一个内侍还帮他背着一个很大的药囊。 孙思邈边走边从挎着的药箱里取出银针,找了一根合适的,来到呕血不止的令狐德棻面前,在他的胸口扎了进,一连扎了七根,令狐德棻的嘴角才不往外流血了,气息也变得均匀了很多。 孙思邈开好了药方,让内侍帮着煎药,自己收拾一下药箱准备离开,结果被魏征拦住了,只见魏征拱拱:“孙神医恐怕不是碰巧路过万民殿吧?“ “贫道给杨妃娘娘看过头疾之后,就一直守在万民殿外面,没法子,受人所托,忠人之事耳。“ “那么云侯知道他这篇檄的威力,担心令狐气死,所以早早的请道长施以援是也不是?“魏征问到这里语气不由自主的变得严厉。 孙思邈翻了一下眼睛看着魏征:“云烨确实害怕令狐德棻死掉,所以求我治好他的内伤,等令狐德棻的病好了之后,他还打算继续骂,直到令狐了无生趣为止。“ 孙思邈完话,朝着龙椅上的李二施了一礼,就退了下,小内侍紧紧地跟着,直到孙思邈走出殿堂,魏征不顾自己身上的血渍捧着勿板出班启奏:“陛下,蓝田侯云烨无法无天,庙堂之上口出恶言,其立身不正光天化ri之下险些气死重臣,请陛下降旨问罪。“ “启奏陛下,臣以为,令狐德棻骂人祖先于前,云烨会骂在后,老话得好,相打无好,相骂无好口,更何况云烨已经考虑到了后果,特意请孙先生到场以防不测,臣以为斥责就是了,降罪大可不必。“ “程知节,令狐德棻恐怕已经了无生趣,多年道德先生的名声毁于一旦,云烨这样做比要他的xing命更为恶毒。“ “这有何妨,老先生再骂回来就是,如果先生家境贫寒,出不起印制的费用,好,老程包了,骂人而已,找陛下出面就未免小题大做了。“ 房玄龄苦笑着对老程:“知节莫要胡搅蛮缠,云烨在长安还有名声可言么?长安三害之首的名头早就鬼神辟易了,令狐就算是骂的再恶毒,也不过是在给长安百姓留下一个新的笑话而已,这一回不给他一点教训,恐怕不过。“ “令狐德棻的名声是名声,云烨的名声就不是名声了?告诉老夫两者相差多少银币,老夫给补齐就是了,何至于走到这一步。“ 魏征不愿意和程咬金,牛进达纠缠,直接向皇帝禀奏:“启禀陛下,微臣建议,云烨肆意妄为,应当收回岭南水师都督,皇家玉山书院院判,岳州刺史等大小职衔,在家中待参,以观后效。“ 李二从正在看的奏折上抬起头,把上的奏折朝魏征晃一晃:“你晚了,皇后已经把云烨的岭南水师都督,玉山院判,这两项职衔收了,亲自执掌,命云烨好生养病,你知道的,这是内廷的职务,皇后有这个权利。 另外,云烨还给朕上,要求朕同意他辞岳州刺史的官衔,这表示着朕当初打算分封刺史的计划彻底的胎死腹中了,也罢,如你所愿,朕收回岳州刺史的任命,诸卿满意否?“ 一句诸卿满意否?听得群臣胆战心惊,纷纷扑到连声不敢。 李二也不以为甚,下旨剥云烨岳州刺史衔,收回印信,大殿之上恶语相讥同僚,以致令狐德棻呕血三升,云烨罚俸一年,此事就此了结。 ps:第二节 jing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