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节野趣 - 唐砖

第五十五节野趣

小径还是没有变化,云烨,李泰,辛月,那日暮,都背着或大或小的背篓,李容也给自己找了一个不大的竹篓背上,手里拖着云暮走的很起劲。 蒙鲁唱着歌拖着一架爬犁走在最前面,后面跟着蒙娜,或许现在该叫乌娜,不过他一直反对人家叫她乌娜,对于自己第一美女称号的丢失,她依然耿耿于怀。 蒙家寨子现在很富裕,一般很少去后山采摘香蕉,云家商队也运不走那么多的香蕉干,好多时候只能眼看着香蕉烂在地里,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蒙家寨子的人也不会刻意的多去采摘,他们认为这片香蕉林不光是属于他们,也属于整个大山,野兽们也需要食粮,远处没粮食的寨子里的人在饥饿的时候也需要来采摘香蕉充饥,只不过自己离香蕉林最近而已。 李泰看着蒙鲁攀上一头大象的身子,把爬犁的纤绳挂在大象背上的时候,脸都要抽歪了,在他看来,只要那只大象一抬脚就能把蒙鲁踩成肉泥,这不是御花园里那些披着彩绸大象,自幼就经过人类的训练,早就失去了野性,这些庞然大物确确实实是一些野生的大象,为什么蒙娜咕咕的叫着就能把脸贴在大象的鼻子上?还能让大象用鼻子挑着自己赶路? 那日暮羡慕极了,刚要过去也打算这么干,被辛月凌厉的眼神硬是给逼了回来,乖乖地把背篓挂在旺财的脖子上,低着头去扯云烨的衣襟,打算告状。 旺财的背上已经有李容和云暮骑在上面,这对雄壮的旺财几乎没什么份量,不敢往大象跟前凑热闹,只能躲在云烨的背后偷吃背篓里的干粮。 李泰的侍卫长都快要哭了,前面一群大象,后面跟着一群野猪,哼哼哼的乱窜;几头小的甚至就在旺财的肚皮下面。老母猪嚎叫一嗓子,小猪才颠颠的跑回去。 现在正是日出时候,不光是他们往香蕉林赶,猴子也在树上窜来窜去的往同一个方向跑;蒙家寨子的人一点都不怕,几个光屁股的小孩子还拿石头丢猴子,于是猴子就拿树上的野果子回敬那些孩子。 云烨看得笑了,这是自己的故智,现在孩子们都学会了,蒙家寨子的人很少去山上打猎,或许说一群女人最多下个套子抓一两只野鸡或者兔子;让她们去对付野猪一类的家伙那是在强人所难。 蒙鲁显摆的在大象身上跳来跳去,从这一头大象跳到另外一头大象身上,还专门站在大象的脖子上朝坐在象鼻子上的蒙娜媚笑;看样子这家伙在努力地获取蒙娜的好感。 “夫君,蒙鲁不是和蒙娜已经成亲了,还有了孩子,为什么蒙娜不理会蒙鲁?”那日暮悄悄地问云烨。 “这是人家的风俗,孩子生了,蒙娜就成了自由身,想和谁在一起都行,蒙鲁现在只能在蒙娜家里暂住,要是蒙娜要他滚蛋;他就得滚蛋,成为流浪汉。” “蒙鲁真是可怜,一个这样勇猛的好汉都过的这么凄惨。”那日暮在为蒙鲁鸣不平。 “我倒认为这样非常的合理;女子做一家之主,总比男人做一家之主要好很多,你看啊;女子天性没有那么强的侵略性,顾好自己的小家是第一要务,至于别的她们一般都不会太在意,就这一条,你们男人就该让位。”希帕蒂亚因为样貌奇特,寨子里的人都不敢太靠近她,她只好继续和云烨还有李泰混。 她只要说话;李泰总能找到嘲讽的理由,张嘴就说:“天地人伦早就分配好了;你一个不打算嫁人的人操的哪门子的心。 “那可不一定,我以前不嫁人是身体不好,现在身体好了,说不定哪一天就找一个顺眼的嫁了,放心到时候会给你请帖,记得送礼的时候挑拣一下,一定要厚重。” 李泰立马就不言语了,大步流星的往前赶,急的侍卫长心惊胆战的把李泰和大象分开,好几次差点把自己的脚放到大象的蹄子下面。 大象到处百兽退散,为首的独牙公象蒲扇大的耳朵甩两下昂起脖子嘶鸣一声,就看见草丛里窜起了一串波浪,猛兽都跑的远远地,唯恐招惹这个脾气非常不好的大象王。 “啧,啧,啧,好一番王者风范。”李泰打算走过去王对王的攀点交情被云烨一把拉住说:“你和别的大象攀交情都行,那头大象就算了,一头叫做黑魔王的犀牛去找象王攀交情的下场就是犀牛角成了我家的珍藏,你就不要凑热闹了。你看看旺财多乖,跟在我身后从不多事,狗旺财也不敢往前凑,动物的感最是灵敏,知道去前面有危险。”! 转过了山脚,整座山谷就出现在大家的面前,李泰吸了一口凉气说:“老天爷,这里的香蕉差不多够整个长安人吃的了。” 辛月最喜欢看见这样的场面问身边的蒙娜:“这些都是你们种的?这也太多了,商队送到长安的香蕉干非常的受欢迎,两个铜板才买一斤。” “不是我们种的,是天神撒的种子,天神担心山民们吃不饱肚子,就赐给了我们这片香蕉林,最早发现的还是你男人,你到底想好了没有,明晚打算要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啐,你才不知羞的随便找男人,我家就一个男人,好好地女子硬是被弄得身败名裂,要是在长安,你们都会被浸猪笼。”辛月受不了蒙娜豪放的人生观,只要蒙娜说起这件事就急眼,这种事不但不能说,就是听听都是罪过。 人不管多么富裕,看到不要钱,随意摘取的食物都会心怀大畅,只要看看李泰怪叫着扑进香蕉林就知道他这个时候有多么的兴奋。 “老天爷啊,原来香蕉树是这样的,和芭蕉差不多么,好家伙这一串子最少该有六七十斤,我们不该背背篓,该拖一辆大车来。” “少丢人,你是魏王,这时候为几串子香蕉失态真是让人看不起。”希帕蒂亚找了一根最长的独蕉拿小刀割下来,和她的手臂差不多粗细,一尺多长,剥开了皮就打算吃。 她们的话太多,云烨不打算告诉希帕蒂亚这个土鳖青香蕉吃起来有多么的不舒服,尤其是独蕉,现在吃没问题,一会功夫嘴里涩的就没办法说话了。 李泰也是如此,两人吃香蕉吃的非常的愉快。 云烨从一大串香蕉上,割下来最上面的一排香蕉,不但已经黄了,有两只已经在泛红色,辛月她们自然不会贸贸然的像李泰,希帕蒂亚那样的胡吃,在吃的上面听丈夫的总不会有错,整个大唐,就夫君最会吃。 所以就习惯性的排成一队等夫君拿给自己,云烨给了她们一人两条,把红的那两条香蕉给了孩子,一家五口就坐在香蕉叶上,慢慢吃香蕉,辛月一点都不敢碰那些香蕉树,因为夫君说香蕉书上有香蕉水,沾到身上洗不掉,要好几天才会自己脱落,那日暮就更加的不愿意动,自己身上的裙子都是新的,损坏了可惜。 李泰找了一根更大的香蕉想要嘲笑云烨,却发现自己的嘴巴好像不听使唤,声音都发布出来,连忙指着自己的嘴巴要云烨想办法。 “没法子,过两个时辰就好了,你少说些话,吃香蕉你也选黄色的吃啊。希帕蒂亚会和你是一个毛病,一会记得告诉她,她现在吃的正欢。“ 辛月,那日暮顿时捂着嘴就狂笑了起来,李容和云暮也咯咯的笑着,李泰恼怒的命一样成了哑巴的侍卫长拿水来漱口。 云烨发现大象也不会轻易地破坏香蕉树,就站在香蕉林边上拿鼻子卷香蕉吃,不挑捡,不管是黄的,还是绿的统统往嘴里塞,吃的掉下来的,自然有野猪帮着捡食,最浪费的居然是自己这群人,刘进宝疯了一样的到处砍香蕉,明知道自己背不会去,还不停手,被云烨狠狠地骂了一顿,连野猪都不如。 坐在蓝天白云下野餐自然有无穷的乐趣,最主要的是少了李泰和希帕蒂亚的争吵,让人耳根子清净了好多,那日暮又蹦又跳的唱着歌,调子拉的长长的,云烨教她唱的《敖包相会》被她唱得深情而悠扬,云烨把脑袋枕在辛月的膝头,看着蓝天发呆。 李泰没有带女人没办法享受这样的感觉,只好命侍卫长坐下来,把腿借他枕枕。旺财自己吃了一支绿香蕉,嘴到现在还不何适,李容就把香蕉拔掉皮一点点的塞进旺财的嘴里,光是看旺财口水滴答的样子就知道它什么味道都吃不出来。 埋头砍香蕉的蒙娜听到了那日暮在唱歌,也开始唱歌,谁都听不懂,但是歌儿却更加的婉转,就像绕着大山流淌的清泉。 香蕉林里偷吃的鸟儿被歌声惊得飞窜起来,开始只是一两只,很快就惊起更多的鸟雀,扑棱棱的飞起来,乌云一般绕着香蕉林飞翔,蒙鲁大声的吆喝,那些鸟儿就在空中组成了各种巨兽的样子,最喜欢吃雀鸟的鹞子都远远的飞开,不敢敌其锋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