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节薛万彻的公务 - 唐砖

第十九节薛万彻的公务

有酒有肉还有烟波浩渺的洞庭湖,云烨就觉得自己什么都了。 吃着鸡腿欣赏万顷碧波,确实是一件美事,上弦月已经变成了银盘,在洞庭的水汽蒸腾中显得非常美丽,举起酒壶和月亮干一杯,顿时感觉自己高雅了很多,月光透过纱幔,木屋子里半明半暗,没有丝竹之音,唯有云烨狼吞虎咽的声音在木屋回荡,嘴吧嗒的山响,这时候可没有辛月幽怨的目光。 一阵沉重的脚步声由远而近,这家伙似乎心思重重,也不看看周围的环境就跪倒在甲板上向先人祈祷:“爹啊,娘啊,孩儿受不了了,长安没法待了,那个女人寡廉鲜耻,毫无皇家凤仪,与小厮偷情让孩儿蒙羞,如今已成长安城最大的笑话。 孩儿决心以死护卫自己的名声,到了那一边,您二老不要看不起我 薛万彻的声音,这家伙准备跳湖?云烨确定他跳湖一定会死,见到小水洼都要绕着走的人跳进洞庭湖,准没命,丹阳公主给他的打击看来不是一般的大。 他要是跳湖,云烨不打算阻拦,觉得自己了无生趣,自己结果掉自己的懦夫死了就死了,至少还能便宜洞庭湖里的鱼。 “爹娘啊,孩儿不甘心啊,百战才得来的爵位难道就这样断送了吗?大哥劝我忍,可是这种事情让孩儿如何忍?每天看到那个淫妇还要赔笑脸,我是昂藏的七尺男儿,百战军中的无敌猛将,这样的奇耻大辱要孩儿如何忍让? 原以为有了确凿的证据就能让陛下处罚丹阳,可是遭受处罚的是孩儿,八十军棍啊,一棍都没有轻饶,云烨当初挨了二十板子,就觉得了无生趣;孩儿生生的挨了八十军棍,孩儿屁股不疼,可是心在滴血啊。呜呜……“ 云烨在木屋子里听得牙疼,一个狗熊一样的家伙居然呜呜的哭;实在是想不出是个什么样的场景,李渊有二十二个儿子十九个女儿,是好鸟的不多,最出挑的就是李世民和平阳公主,下来就要算李建成和李元吉,闺女里面淫乱养面首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你当初以为娶了皇家的闺女是福分;现在知道是祸害已经晚了。 “马周查出来不法的事情都是丹阳的人做的,孩儿的手下都躲在庄子上忍气吞声呢,自保都来不及;那里还会作奸犯科,可是陛下不管啊,公爵降成了侯爵,到了船上,挤在污秽的小舱房里,腿都伸不开。 心里烦闷喝了两口酒都被处罚,勒令我薛万彻不得近酒,不喝酒的薛万彻还是那个无敌的猛将么? 没路走了,爹娘;没路走啊!回到长安孩儿就将府门关上,从门口杀到后堂,一个都不放过;宰掉那个贱人而后自尽;;;;;;“ 薛万彻似乎已经陷入到持刀杀尽奸夫淫妇的幻想当中,把沉重的身子靠在木房子上,拍着甲板慷慨激昂。说到痛快的地方;还自己给自己叫声好,说到自杀的时候低身自泣,语不成声,见到他如此的痛快,云烨就把自己的酒壶悄悄地放在他的手边,可怜一代悍将困于心锁,居然一无所知。 手碰到了酒壶;也不想就是从哪里来的,扭开盖子闻闻喊了声好酒;一仰脖子就灌下去了半壶,长长的吐了口酒气,抹一把嘴大笑着说:“能捡到一壶好酒,这是我薛万彻最近以来最好的运气了。” 云烨叹了口气,为了让这个可怜的悍将运气更好一点,就把一只蹄膀也放在他的手边,果然,这个蠢货居然再一次感谢了上天,喝一口酒,吃一口蹄膀,非常的舒坦,一边吃一边说:“主意拿定了咱就这么干,去岳州看了欢娘和孩儿,我就回长安,丹阳生的野种也不能放过,还想让野种继承我的爵位,做梦去吧,既然我的孩儿不能继承,老子就把爵位毁掉也不便宜你们,一窝猪狗,杀干净了才痛快!“ 云烨把吃剩的牛肉连盘子都送了过去,这个蠢货这才发觉不对劲,嚯的站起来,握紧了双拳,嘶声喝道:“你是谁?出来!“ “王八蛋,你从那里絮絮叨叨的要杀掉公主全家,害的老子在这里帮你把风,还要配合你的心情供你酒肉,现在知道抖威风了。“ 听见云烨的声音,薛万彻一下子就崩溃了,抱着头蹲下来呜咽着说:“哥哥的丢人事你都知道了?也好,反正你回长安也会知道的,活不成了,哥哥我活不成了。“ 云烨把薛万彻推进木屋,把自己的酒壶塞给他,自己拿着厨子的葡萄酿,碰了一下说:“别的事都能马虎,你么知道公主生的孩子不是你的?这是要弄清楚。“! “弄什么清楚啊,公主刚刚有身孕的时候你知道哥哥我多开心么?可是孩子出生以后我就开心不起来了,怀孕七个月就生下一个八斤的大胖小子这种事你信不信?“ 云烨艰难的摇摇头说:“我家小妾也生了一个不足月的孩子,只有四斤多,孙先生说先天不足,好不容易长到三岁了,还是头发黄黄,身子瘦弱。“ 薛万彻苦笑着说:“这就对了,不足月的孩子先天不足,可丹阳生的那个孩子八斤多这也就罢了,我薛万彻有胡人血统,头发天生卷曲,眼珠淡黄,欢娘给我生的两个孩子也是如此,头发卷曲,眼睛虽然比我的黑些,可是还能分辨出胡人的一些特征,丹阳生的那个眼珠漆黑,头发也不卷,要知道她李家也有胡人血统,生出来的孩子没有半点胡人的样子,知不知道,我大哥生的几个孩子和欢娘生的那两个孩子很像,所以欢娘生的俩孩子才是我薛万彻的种。说七个月其实都说多了,七个月前我还护卫着陛下在渭水行猎,整整三个月我都不在长安,你说这个孩子会和我薛某人有关么?“ 云烨被这个粗人问得哑口无言,这家伙从遗传学,医学上完美的诠释了丹阳公主偷人的事实,再加上后抓住丹阳和小厮偷情的事情,几乎已经是铁证如山了。 没办法了,为了一个受辱的兄弟的面子云烨大度的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放在薛万彻的面前说:“这是毒箭木的汁液,只要抹在兵刃上,哪怕只是划破一点油皮,也会见血封喉,你只要下手快点,公主府绝对没活人。 如果你觉得拿刀砍人比较麻烦兄弟我这里还有金丝蜈蚣的毒液,只要倒进你家的水井里,我保证一个活着的物事都没有。“云烨说着又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 “还有啊,你要是觉得长安城里的人都非常的可恶需要一次干掉,兄弟我这里还有虏疮的病毒,就是你带兵守着的那个山洞里面的物事,一小瓶足矣把整个长安干翻! 说说,要那种,兄弟我只能帮你到这了。“ 薛万彻头上的汗水滴答滴答的掉在甲板上,手痉挛的像是鸡爪子,想要去拿瓷瓶,几次三番又把手抽了回来,哀求的看着云烨,希望他能给自己一个建议。 云烨把金丝蜈蚣的毒液在鸡腿上抹了一点,咬了一口鸡腿对薛万彻说:“别看了,这是酱料,那三样东西是我胡诌的,有这样的东西,但是都被锁的严严的,谁都拿不到。 刚才你犹豫,就说明你心里还有一丝舍不得,我明白,你舍不得的是欢娘和两个孩子,你的老大都十五岁了,听说在岳州书院进学,念书念得不错,你家的老二今年十三了,听说酷爱习武,就是在岳州找不到好师父,你薛家的马上功夫名扬天下,你们哥俩硬是靠着手里的铁槊打下来这场富贵,就不能亲自去教教么? 我,处默,虫子,坏人算是你兄弟吧,我们几个谁认为你的老婆是丹阳了?虫子就在岳州,你儿子能进官学就是他帮的忙,你以为谁家的私生子都会被我们几个放在眼里?你老婆欢娘一个人顶着那么大的铺面把生意做的风生水起,满岳州没人找她麻烦,你以为是她一个妇人该有的本事? 丹阳偷人不奇怪,太上皇的闺女么,不会偷人才是怪事,告诉你,丹阳偷人你不丢脸,丢的是皇家的脸面,陛下为什么对你发脾气?就是因为你没长心思,把一件小小的丢人事,弄得满城风雨,你不挨军棍谁挨?陛下没有在恼羞成怒之下砍了你的脑袋,我都觉得陛下这些年脾气好了很多。 皇家的婚事就那么回事,遇着好公主了,自然要真心对待好好珍惜,遇不着好的了,就把自己的心从她身上抽回来,她爱干什么干什么,都他娘的成君臣关系了,你还指望什么? 欢娘偷人才丢你的人,拿刀子砍人我们全力支持,你去砍丹阳算怎么回事?你死了不要紧,你哥哥全家还活不活了?“ 薛万彻抬起头愣愣的看着云烨半天才说:“你们的意思是欢娘才是我老婆?丹阳只是一件公务?“ “对啊,公务嘛,有功夫就干干,没工夫就放起来,反正这件公务没有时间要求。“